• 重庆超宇物资有限公司
    ChongQing ChaoYu WuZi Co., Ltd.
新闻资讯
 
新 闻 资 讯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6/13阅读:607次
甚少被使用的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成为了贸易保护“利器”。据彭博社8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演讲中称,将很快对外国出口美国的钢铁采取措施。有分析指中国钢铁产品损害了美国利益。但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钢铁产品近年来已大幅下降。
  “威胁”责任不在中国
  彭博社称,特朗普在演讲中说:“你们等着看我将要为钢铁和钢铁公司做些什么。”他表示要阻止外国钢铁公司人为压价,向美国倾销钢铁产品。同时,美国商务部正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针对钢铁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进行调查。如果该部门发现外国钢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证据,总统有权单方面“调整进口”,其中可能包括限制进口。另外,美方认为中国未履行减少钢铁产能过剩的承诺。
  《洛杉矶时报》称,美国钢铁协会认为,如果缺乏美国钢铁业的健康发展,美国没有足够的国内供应来满足其基础设施和国防需求,当地丧失钢铁产能就会造成国家安全隐患。
  然而美国指责中国未能履行承诺是站不住脚的。中国商务部5月份在《关于中美贸易关系的研究报告》中指出,过去10年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钢铁逐年下降,2016年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金额仅有17亿美元,对美国钢铁业的影响微乎其微。中国商务部表示,中国高度重视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为此付出巨大努力,并已取得显著成效。2011年至2015 年期间,共淘汰9000 多万吨落后产能。2016 年又压减 6500 万吨产能。2017 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再减 5000 万吨。这都说明了中国钢铁去产能的推进和效果是明显的。
  中国商务部认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下行导致需求萎缩,是造成本轮全球钢铁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另外,技术进步也是导致美国钢铁行业就业减少的重要因素。例如,美国宾州一家钢铁厂在经过技术改造后,雇用的工人从原来的 2000 多人减少到 26 人,产能不降反升。
  动用“232条款”小题大做
  《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授权美国商务部负责对特定进口商品进行全面调查,以确定该进口商品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的影响。包括美国国内相关产业的生产需满足美国国防发展的需求;美国国内相关产业满足美国国防发展需求的能力;外国竞争对美国国内产业的影响,以及任何国内产品因过度进口该商品而导致的影响程度等等。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认为,利用“232条款”广泛限制钢铁进口的提议,未考虑到有些钢铁产品美国根本无法生产,有些产品美国无法在制造商要求的时间内生产完成。如果美国对贸易伙伴广泛实施限制,会酿成新一轮贸易保护主义浪潮,给该国更多的行业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
  分析师徐莉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6年中国向美国出口钢材118万吨,同比下降52%。出口金额同比下降40%,出口美国的钢材量仅占中国钢材出口总量的1.1%;2016年美国共进口钢材1166万吨,来自中国的产品仅占10%,金额还不到10%。徐莉颖认为,如果说这个比例都能对美国的钢铁行业造成“巨大”伤害,甚至提升到威胁国家安全需要考虑是否动用“232条款”的高度,“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即使制裁对中企影响也不大
  曾任职于鞍山钢铁的行业专家马忠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2016年开始,欧盟、日本、韩国都没有针对中国实施钢铁行业的双反政策,整个市场已经恢复常态。“美国却执意这么做,是一种无理取闹的表现。这种掩盖美国钢铁行业国际竞争力弱化的事实的做法,找错了出口。”马忠普说,按照目前的趋势,中国2017年全年的钢材出口量可能会大幅下降至8000万吨。“而且,中国钢材的价格已经与国际价位持平,说中国钢铁行业对美国进行倾销,显然没有事实上的基础。”
  一位上市钢铁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近几年来公司海外出口的钢铁产品从金额上来讲已经逐年下滑,占比已经从2014年的15%滑落到9%,而其中出口到美国的产品比例更少。美国如果再发起对中国钢铁企业的“双反”或者采取《1962年贸易扩展法》的“232条款”,对企业造成的影响非常小。“应对上,除了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增加附加值,我们也可以积极开拓其他国家市场。”
  徐莉颖认为,受美国对中国钢铁产品各种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钢铁逐年下降,“如果美国真要实施‘232条款’,以目前中国出口美国钢材的量来看,影响也着实不大。”
  相关阅读:
  美商务部长:对钢铁行业国家安全调查将很快完成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周四称,对美国钢铁行业的国家安全检查将“很快”完成,将寻求保护国内钢铁制造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罗斯在美国参议院岁出委员会听证会上称,调研将提出三种行动建议:提高目前的关税、对某些国家的特定钢铁产品课征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实施进口配额限制进口量,以及“关税税率配额”的混合选项,即对某些产品实施配额,高于配额水平的部分则征收新的进口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