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超宇物资有限公司
    ChongQing ChaoYu WuZi Co., Ltd.
新闻资讯
 
新 闻 资 讯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7/20阅读:483次
随着第二季度行业基本面复苏,众多钢企半年业绩纷纷回暖,然而华菱钢铁却依然没有实现扭亏。
  7月14日晚间,华菱钢铁对外披露2016年半年报业绩预告称,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区间为8.6亿元—9.6亿元。在钢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依然没有实现扭亏的华菱钢铁抛出了重组转型的计划。
  华菱钢铁7月17日晚间发布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的一系列交易,置出原有钢铁主业相关资产,并注入优质金融资产与发电资产,拟置入及购买资产交易金额合计为137.18亿元。重组完成后,公司将成为从事信托、证券、保险等金融业务及节能发电业务的双主业综合性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湖南省国资委,因此此次交易不构成借壳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华菱钢铁是湖南最大的钢铁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湖南省国资委。年产能为生铁1600万吨、粗钢1810万吨、钢材1830万吨,产品以冷热轧超薄板、宽厚板、无缝钢管和线材为主。
  钢铁行业作为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迫于去产能的压力,催生了“国企壳资源”,在对旗下壳资源的整合中,钢铁企业将同一国资委控制下的非上市金融资产注入正日益成为主要方向之一。而将积重难返的资源类资产置出,转而收购盈利性较强的金融类资产,这已成为地方政府拯救当地国企的“新套路”。
  为了拯救当地资源类产业支柱型企业,湖南省国资委此次伸出“援手”帮助华菱钢铁实现重组,而提供“神助攻”的则是该省目前唯一的一家地方金融控股集团财信金控。
  这种情况并非湖南独有。6月3日晚间,重庆钢铁发布停牌公告,计划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收购非上市金融类等资产,并同时出售公司钢铁相关资产。而山东钢铁(下称“山钢”)也于6月28日披露,为进一步通过山东钢铁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下称“山岗财务”)获得更多发展所需资金支持,公司拟向后者增资7亿元。光大证券研报显示,山钢主业经营艰难,但其控股的金融资产如中泰证券、莱商银行、山钢财务等表现优异。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不少地方的国资委已经成为推动钢铁企业从“钢铁向金融”转变的重要推力。而上一次国资委在钢企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还要追溯到几年前钢铁行业的景气周期。
  在钢铁行业红火的年代,地方国资委一直热衷域内钢铁企业的整合。2009年9月份,山东大型国有钢铁企业、处于亏损中的山东钢铁集团(下称“山钢集团”)吃掉了处于盈利状态的民营企业——日照钢铁。山钢集团重组日钢成功,是中国钢铁业重组冲锋号吹响以来最流行的模式,各省市国资委当时十分热衷炒钢企重组这道菜。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至2011年钢铁行业发展迅猛的这几年时间里,跨区域和区域内钢企整合大手笔不断:宝钢重组八钢、韶钢,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马钢重组合钢以及山东钢铁、渤海钢铁集团等先后进行。
  在这些兼并重组过程中,除了宝钢、武钢等央企之外,其他地方性钢企之间的整合更多是地方国资委在推动。一位钢铁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由于企业兼并重组多为政府主导行为,市场选择缺位严重,从而导致整合之后的钢企迅疾进入大规模扩张阶段,从而带来钢铁行业中低端产品的严重过剩。而这正是现一阶段钢铁产能过剩问题的源头之一。
  政府主导钢企发展思路显然不利于钢企长久发展,但是如果过分强调市场出清的作用,很可能会带来钢铁行业剧烈的“切肤之痛”。因此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政府依然不会缺位。在重庆钢铁和华菱钢铁的重组过程中,重庆和湖南的国资委依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可是,虽然地方政府着力促成钢铁企业重组转型的出发点是好的,政策的大力扶持也确实可能帮助这些企业早日脱困,实现转型。但是“脱实入虚”却与近来国家政策强调的“脱虚向实”多少有些出入。之前在报道韶钢资产重组中,就有某证券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类金融资产证券化是严格监管对象,从监管的大方向来看,禁止“脱实向虚”是主流。
  针对钢铁企业“脱实向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称,对钢铁主业进行替换并无助于“去产能”,只是将钢铁产能转移了地方,甚至有可能将原本置于公众视线内的钢铁资产转向无信披要求的“暗处”,对行业发展可能更为不利。
  基于此,一方面国家去产能信心坚定,相关政策配套不断落地,政策压力渐强;另一方面,作为地方纳税大户的各钢企在去产能大背景下主业生存日益艰难。因此,处于中央和企业诉求夹缝中的地方政府在政策选择上空间日益狭小,而借助国资平台,实现钢企主业的切换不能不说是三方政策拿捏平衡后的折中之举。分析师表示,通过股权置换,地方金融企业可以变相“借壳上市”,而过剩钢铁行业也一下子就成了金控平台,是一种地方层面的灵活之举。华菱钢铁独立董事、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石洪卫就认为,公司实施“置出钢铁资产、置入金融资产”的做法,不但有利于中小投资者,而且对于华菱的钢铁产业发展是有好处的。
  不过,折中之举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华菱钢铁重组转型能否最终成型尚不得而知。中央、地方和钢企之间的博弈将会在去产能的过程中持续存在,钢铁行业的未来出路仍然还在摸索之中。